a

当前位置三农内参首页 > 理论实践 >
“新冠肺炎”疫情对我国畜牧业的冲击与应对
来源:中国农网    时间:2020-03-17

  “新冠肺炎”疫情与2003年的“非典”疫情极为相似,许多经验教训值得总结并汲取。此次“新冠肺炎”疫情对国民经济的影响是全面性的,势必也将对我国畜牧业产生深远影响,初步预测,生猪产能转暖势头受影响,其他主要畜产品价格保持高位或上升是大概率事件,养殖场(户)仍将很受伤,建议疫情期发挥社会化服务组织网络的作用,精准配送、精准支援养殖场(户),加快产业链上下游企业安全复工复产,盘活产业链,疫情之后,围绕短期提振产能、长期稳预期高质量发展健全政策支持体系。

  一、“非典”疫情对畜牧业的冲击回顾

  2002年11月到2003年6月为“非典”疫情期,其中2002年11月-2003年3月份为初发期,疫情主要集中在广东省,2003年4月为加速扩散期,疫情开始向其他省份扩散,并逐步向北京、山西、内蒙古、河北和天津市集中,5-6月份疫情是疫情消退期。“非典”疫情对畜牧业的冲击主要有以下三个方面的显著特点:

  (一)疫情导致主要畜产品价格平均上涨11%左右

  受“非典”疫情影响,2003年上半年各类畜产品消费总量锐减,其中4月份全国畜产品消费总额环比下降15.8%,疫情消除后,下半年开始畜禽产品消费总量出现较大幅度反弹,12月份畜产品消费总额同比上升14.6%,次年4月份同比上升24.2%。受疫情影响与畜产品生产周期制约,2003年下半年全国畜产品市场供求出现紧平衡状况,传导到价格表现为“非典”疫情过后,各类畜产品价格涨幅明显。2003年6月开始,我国猪肉、鸡肉等畜产品价格开始上涨,其中猪肉由10.78元/公斤上涨至15.21元/公斤,涨幅达41.1%,牛肉上涨幅度达到16.6%,肉禽产品价格平均上涨近12%。通过模型剥离发现,“非典”疫情导致畜产品价格平均上涨11%左右。

  (二)疫情对畜牧业“过山车式”冲击影响达14个月

  通过模型预测并结合畜牧业发展实际发现,“非典”疫情对畜产品市场冲击时长达14个月之久,影响呈现出两阶段“过山车式”震荡。第一阶段是疫情期的“俯冲”影响,该阶段畜产品供应量充足,但居民对畜产品的消费较弱,2003年上半年畜产品价格较低,与此次疫情类似,生产物资与畜禽调运受阻,养殖场(户)被迫做出应对,畜禽补栏量出栏量大幅度缩减,养殖规模增速放缓,部分养殖场(户)出现“卖难”等问题。疫情之后进入第二阶段,居民对畜产品的消费需求开始反弹,但由于疫情对畜牧业产能的影响及畜产品生产周期限制,市场供应量难以迅速恢复,价格开始上涨;市场和政策影响下,养殖场(户)产能不断扩大,但直到2004年上半年主要畜种出栏量逐步恢复到疫前水平,8月份畜产品价格开始逐渐调整回落。

  (三)物资进不去、畜禽出不来养殖场(户)很受伤

  受“非典”疫情影响,2003年5月公路货运量同比下降21.1%,铁路客运量同比下降61.2%,疫情对全国货运物流网络、人员流动冲击明显。反映到对畜牧业生产的影响上,表现为饲草料、种畜、劳动力等生产要素以及出栏畜禽等输出产品“双向”流动都受到较为严重冲击,饲草料等生产物资供应出现障碍,畜禽运输受阻,畜禽养殖场(户)现有产能不能释放、后续产能无法补充,压栏、减少补栏、停止养殖等成为养殖场(户)迫不得已的选择,畜禽整体生产能力受挫。事实证明,养殖场(户)损伤大小较大程度上决定了疫情对畜牧业的冲击幅度,以及疫情之后畜产品供求失衡程度进而影响到价格上涨幅度。

  二、“新冠肺炎”疫情对畜牧业的冲击预测

  相比2003年“非典”疫情,此次疫情影响程度可能更大、波及面更广。具体对畜牧业可能带来的冲击预测如下:

  (一)生猪产能回升势头放缓

  生猪产业是我国畜牧业的支柱。环保与非洲猪瘟疫情对我国生猪产业带来了重创,2019年猪肉产量较2018年下滑幅达21.3%,但系列政策逐渐显出成效,去年12月份能繁母猪存栏量和生猪出栏量齐升,基础产能回升势头逐步稳固。但受“新冠肺炎”疫情影响,生产资料和出栏生猪市场调运难度大,养殖场(户)的补栏扩产积极性大受影响、补栏量减少;另一方面,政策和市场利好下,疫前新开工建设的猪场,目前受建筑施工延期影响,处于停工状态,新生增长点难以短期提供产能支持。

  短期来看,生猪补栏扩产的转暖势头被打压,虽然需求受抑制但供需紧平衡的局面不会改变,猪价保持上涨态势,调运受阻,产销区价差拉大。中长期来看,疫情将延长生猪产能的恢复进程,若“新冠肺炎”疫情4月份结束,干预措施得当预计生猪产能将在5-6个月后重回疫前水平和轨道,但猪肉仍处于供求紧平衡状态,价格将在高位运行。

  (二)主要畜产品价格保持高位或上升是大概率事件

  生猪作为畜牧产业的稳定重器,其产能回升势头受到打压,以及本次疫情同样会波及到肉鸡、肉牛羊、乳业的发展,将直接加剧我国主要畜产品供求紧平衡的态势。与“非典”疫情相比,畜产品供给基本面更差,形势更为严峻。牛羊肉方面,由于屠宰加工企业复工延后,饲料调运、畜禽调出不畅通,养殖户疫情期存在被迫压栏状况,预计疫情之后,出栏加快,但补栏滞后,即使短期牛羊肉价格高位回调,但由于肉类总体紧平衡、供应不足,价格也将维持在高位。禽肉方面,受疫情影响饲料、雏鸡运输受阻,屠宰加工停产,主产省面临产销衔接困难等问题,加上禽流感疫情抬头,将会影响禽肉产能,甚至重创家禽产业。生猪产能不足、替代产品遭受冲击,预计疫情过后肉类总体供应短缺“市场缺肉”问题将显现,畜产品价格处于高位、部分畜产品价格仍将攀升。

  (三)产业链中养殖场(户)仍将很受伤

  隔离是此次疫情的重要防控措施,各地也广泛实行了“封村封路”等做法,这使得饲料等生产资料运输和畜禽销售两个主要环节受到严重影响,作为经营主体,养殖场(户)无心补栏和扩产,更多的被动采取压栏、亏本出售,部分养殖场(户)迫于无奈甚至直接掩埋鸡苗,无论那种方式都无法摆脱收益减少、甚至亏损的问题。而这些风险和问题,绝大部分只能由养殖场(户)自己消化解决,无疑,此次疫情产业链中养殖场(户)仍将很受伤。

  三、对策建议

  (一)发挥社会化服务组织网络的作用,精准配送、精准支援养殖场(户),稳固产能基础

  建议组建、健全畜牧业协会各畜种分会的省县乡三级体系,统筹其他社会化服务组织、代理体系等,建立点对点配送体系,推动无接触化配送与收购,全面畅通养殖场(户)出栏、补栏、饲草料配送等核心环节。出栏环节,依托村委会,乡镇级协会负责时时或定期统计各村庄畜禽出栏信息,包括出栏数量、出栏养殖场(户),报送至县级协会,由县级协会协调畜禽出栏销售与屠宰,并将屠宰收购信息直接反馈至养殖户,乳业同理。补栏环节,由县级协会汇集信息,发送到乡镇协会,由乡镇协会提供给各养殖场(户),尽量按照就近原则,减少长途贩运,帮助养殖场(户)完成补栏需求。饲草料供应方面,依托县委县政府进行协调,由省级、县级协会联合其他服务组织、企业协调、储备饲草料,养殖场(户)根据需求通过线上进行预定,省级或县级协会协调通行证,由社会化服务组织或公司统一精准配送。

  (二)加快产业链上下游企业安全复工复产,盘活产业链

  建议由县级政府统筹协调,把区域内饲料生产企业、屠宰加工企业以及疫苗、消毒剂等相关生产资料生产企业与加工企业列入提前开工名单,制定饲料加工企业、屠宰加工等上下游企业复工时间表,按照防疫标准制定复工企业防控方案,严格防疫,确保安全复工复产。建议制定补助补贴方案,分类型根据企业实际收购量、加工量、屠宰量等指标,给予补贴。将安全复工复产企业优先纳入贷款贴息支持范围,保障生产资金需求。快递物流公司2月10日开始全面复工,协助建立省内、跨省农畜产品物流绿色通道。

  (三)围绕短期提振产能、长期稳预期高质量发展健全政策支持体系

  一是充分发挥生猪在畜牧业中“稳定器”作用,进一步落实稳产保供政策,恢复养殖场(户)补栏扩产信心,提振生猪产能。延续种猪场和规模猪场贷款贴息、政策性农业信贷担保服务、生猪调出大县奖励资金、生猪保险等政策。建议设立专项资金加快基层兽医体系建设、夯实基层疫病防控体系,全面控制、消灭非洲猪瘟,补贴生猪养殖场(户)建设、生猪良种引进及地方生猪品种资源保护、屠宰加工企业流动资金贷款贴息、冻猪肉储备及猪肉保供稳价等。制定工作方案,加快推进调整畜禽养殖禁养区和限养区划定范围。

  二是充分发挥草食畜牧业重塑新型种养结构、满足消费升级需求的多种功能和价值,加快草食畜牧业高质量发展,全面提升草牧业发展质量效益和竞争力。建议实施现代种业工程,提高我国饲草和草食畜禽良种覆盖率、市场占有率;围绕草种繁育、优质饲草基地建设、南方草山草坡资源开发、草地畜牧业示范基地建设等方面,实施一批重大工程。加大草牧业专用机械研发投入,提高饲草料和草食畜禽生产能力及生产效率。加快绿色养殖技术的试验示范与推广应用,提升草牧业绿色发展水平。建立饲草料储备制度。

  三是切实发挥肉禽对生猪的替代作用稳定肉类市场供应。建议建立健全肉禽重大流行疫病监测防控管理机制,准确把握疫病基本规律及影响,依法、科学规范防控,最大限度降低禽流感等疫病对肉禽的冲击。设置专项资金,加快推进白羽肉鸡种源国产化。总结经验,扩大、组建肉禽类联盟,严防产能短期过剩,稳定产业链各环节收益,稳定肉禽产业发展。健全产品质量监测与监管体系,强化药残监控,加快推进无抗养殖等模式,确保产品质量。

  中国农业科学院农业经济与发展研究所王国刚 胡向东 张勇翔